<menuitem id="nrzlp"><delect id="nrzlp"><i id="nrzlp"></i></delect></menuitem>

<span id="nrzlp"><thead id="nrzlp"></thead></span>
<menuitem id="nrzlp"><thead id="nrzlp"><i id="nrzlp"></i></thead></menuitem>

正文 问题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意世正文 问题
(读文学 www.4563ulf.cn)    “你…你刚刚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说我不记得以前的样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这个难道咱…咱的?;鼓芡被的隳宰恿??”

    “这…这不科学,刚刚咱的剑明明捅的是那里!”

    星痕低下头,目光紧紧盯着她如今已经完好无损的胸口,他的目光仿若即将穿透她的胸口一般。

    “先生…狼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??!额…咱咱在呢!怎么了?”星痕回过神,楞楞的望着前面的人。

    “没…没事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刚刚你说你不记得你以前的样子了?”

    “嗯嗯…”她小脸微红的低着脑袋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难道是被咱的剑捅出遗症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嗯…没有…”

    “连你自己以前是什么样都不记得了,你竟然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?”

    星痕狠狠的瞪着面前的人,仿佛就像在瞪着一个已经低头认错的少女一般。

    “没…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科学??!”

    “那那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看来你是没什么问题了…你现在的气色也很好,完全没有自杀过后的模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没事了,咱先送你回家,咱再回门派了,你家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家…”

    少女呢喃细语,仿佛突然想起一个熟悉的字眼,目光竟开始呆滞了起来,双眼之中突然出现了无尽的空洞……

    发现了不妙,星痕瞬间用双手按住她脑袋两侧,将少女的脑袋摆正,让她的双眼正对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…等等!先等等??!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先不要想……你先不要胡思乱想!”

    “咱…咱大概知道一些情况了!”

    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目光缓缓回过神采,原本空洞的双眼,在看到眼前一副充满关怀的眼睛时,她眼里的空洞瞬间就被填满。

    “嗯…”她低下脑袋,不敢继续与这双眼睛对视,只是轻轻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咱…咱觉得…你可能是失忆了!不过你不用担心,可能…可能只是暂时的!”星痕有点心虚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…还记得这几天我…我…一直站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还记得?那就好!”缓缓呼了一口气,这要是失忆了,可就难办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那你还记得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…我记得…我前几天劈死了几个人…我还记得…记得遇到了先生…然后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那双眼又开始出现了无尽的迷茫,随后目光又慢慢变得呆滞起来。

    感受着情况的变化,星痕似乎真的明白了什么,突然又是摆正她的脑袋!

    “等等等!等等??!”

    “你先听我说…你不要再乱想了!咱…咱知道你怎么回事了??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”她回过神,应了一声之后,双眼与他对视着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其实你…你才出生没几天!”星痕一脸正经的望着她的双眼,无比认真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噗嗤…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之人一脸正经的对着自己胡说八道,不知为何,她竟生不起气,只是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狼先生…你觉得小女子看起来像三岁的小孩吗?”

    “这这…这好像个不太像!咳……这…这个也不对啊,咱…咱的剑居然没能捅死你的常识……”

    “狼先生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咱…咱不是那个意思…咱只是想说…你只是…只是被咱…咱的剑被捅掉一些记忆而已!”

    “对!对!就是这样,应该就是这样!”

    “嗯…好像有这回事…记得先生说过那些都是假的…然后我…然后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!别然后了!你先什么都不要想了!记得咱的话,先不要乱想了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”

    “咱…咱接下问你一些问题,你记得就说记得,不记得就说不记得,你不要多想…直接回答就行了??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你的名字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…大妹子!”

    “哈???大妹子???”

    “难…难道不是?我记得…先生之前就叫我大妹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这个咱有这样叫过你?”

    “咱咱怎么记不得了?”

    “咱就就隐隐记得好像送了一把剑给你……咳咳…算了…那晚喝醉了,这个不是你的名字??!”

    “那我的名字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叫明月心了!额…还有个名字好像叫唐兰,应该可能就是这个兰…唐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我有两个名字…先生更喜欢哪个名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这个…都…都还好吧,都还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生都不这两个名字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都…都喜欢!好了…接下来到我问你了,你记得…唐门嘛?对,你记得唐门嘛?”

    “嗯…唐门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是…额…他不是谁!”

    “咱在问你问题呢,你先别问我!你你别这样看我…待…待会你再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”

    “你记得那那个…那个叫啥来着?”

    “白毛的…额白发苍苍的年轻人,咱咱太久没玩游戏了,咱都忘记这号剧情人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我们换了话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”

    “你记得你接下的剧情走向嘛?额不对…你知道你接下来要去哪里,要去干什么嘛?”

    “知道!”

    “终于…终于记得了!”

    “实在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接下来要干嘛,而且常识之类的记忆都还在,那应…应该没问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你接下要去哪里?咱…咱先送你过去,然后咱再回去?!?br />
    “去你那里!”

    “好!咱送你过去……等等…等等??!你的剧情走向已经到真武那边了?”

    “你你去那边干嘛的?虽然你升级了…但是…但是咱怎么说现在也是真武的弟子……你们去那里闹事…咱可是会揍你们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剧情走向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就是你们这些主角接下来要去的地方,然后要干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不懂…我不闹事的,先生就带我过去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说要去哪里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那先生在那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拜师学艺??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去拜师学艺的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你也拜师学艺呢?可是…你还有这条剧情路线?咱怎么好像没印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突然间明月心双眼一凝,目光转向右侧的山林间。

    “哼!”只是一声冷哼,山林里也突然传出一声闷哼!

    “额…这竟然有人???咱…咱都没发现…”星痕发现最近的警惕心越来越差了,也可能是因为他觉得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威胁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狼星…要杀吗?”

    “额…这个不要吧…看看是谁……”听到这笨蛋莫名其妙的杀意,星痕面皮突然一跳一跳的。

    现在他才隐隐反应过来,眼前这个大妹子主角,好像本来就那么凶残的,他之前遇到她差点也被她给劈了!

    就在一转眼,一个身影快速的向亭子飞掠而来,只是一眨眼,这人的身形已经来到星痕面前!

    来人身体却是一动不动的吊在亭子里,嘴角含血,双目狠狠的瞪着明月心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人现在已经完全被控制住了,连嘴巴都动不了!

    对于明月心的这种操作,星痕表现并没有太过惊讶,因为刚刚那道光刃劈开万米高空中的白云,他都已经提前交完惊讶了。

    既然这世界的主角根本没按套路出牌,他也只能不按套路看待了。

    “唐青容?”

    “先生认识?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明月心又在一瞬间,她的杀气猛然暴涨!

    “咳咳…你先先别激动!她…她也认识你的!”星痕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他感觉到明月心杀气变得快要控制不住了,于是他只能出言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嗯…”明月心杀气一收,然后又恢复了原本乖巧的模样。

    星痕楞楞的盯着明月心,他突然发现,这人性格的转变简直就像这样站着一样简单!

    “难…难道…这是咱…咱的剑捅出问的题之一?”星痕一时之间只能这样想着了。

    明月心发现竟然被一直盯着,她只能低着脑袋不敢与之对视,最后她只能小脸微红,然扭扭捏捏的低声说到:

    “狼星…还…还有人在看…”

    “呃咳咳…咳咳…”星痕不小心噎住了!

    “这个…这个…唐青容女侠你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是你??!”

    “额…你看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听出来的!之前那个声音也是你发出来的???”虽被控制住,可看着眼前的人,唐青容目光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??!额……咱咱不是故意的…没…没打扰到你们休息吧?”尴尬的扣扣脸颊,没想到自己不小心散播的病毒竟然又被抓了个现着。

    “没…没有…”

    唐青容一愣,随口而出,她也没想到,眼前的人竟然会那么礼貌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眼前这个人也根本不在她理解的范围之内,就像之前的那份恐惧一样,让所有的武林中人根本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就连他身边的唐蓝,原本实力跟她相差不大,可如今,她明显已经变成另外一个人,变得不仅仅只是实力,好像还有她的性格。

    之前在被她控制住的瞬间,她心里早就已经充满了绝望,只是她不能表现出来。因为这是她的性格使然,更是为了唐门考虑,她不想连累唐门,她想他们给她一个痛快……

    眼前这两个人,深不可测,他们根本不是她现在所能理解到的层度。如果他们想要杀她,只需要一句话,根本不需要动手。

    唐青容方才在唐门隐隐发现这里的异常,因为也想出来散心,鼓起勇气来到了这里之后,只是远远的躲起来看着。

    就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,然后她瞬间就被制服了!

    如果她不是要问她身边的这个奇怪之人,自己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无论何时,为了不连累唐门,她甘愿独自赴死,如果可以,他要坚强不屈的死去……

    “希望他们不会牵连唐门…”

    从被控制的期间,唐青容已经考虑了许许多多的问题……读文学 www.4563ulf.cn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意世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意世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意世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67期一波中特公式 郸城县| 屯留县| 都昌县| 普格县| 天津市| 龙山县| 耿马| 峨边| 哈巴河县| 兴宁市| 淮南市| 兴海县| 射阳县| 榕江县| 东台市| 金秀| 砚山县| 城市| 宜兰县| 慈利县| 海盐县| 镇巴县| 宁都县| 金塔县| 庄浪县| 长丰县| http://www.kLbysy.cn 新平| 翁牛特旗| 龙井市| 侯马市| 梧州市| 肇源县| 南丰县| 临邑县| 商都县| 枣强县| 德州市| 鲁甸县| 邵阳县| 伊金霍洛旗| 广元市| 黄浦区| 青海省| 剑阁县| 连云港市| 会昌县| 普格县| 太保市| 丹凤县| 大余县| 疏勒县| 大宁县| 昌乐县| 双峰县| 赤城县| http://www.ourdlb.cn 通榆县| 沁源县| 怀宁县| 谢通门县| 建水县| 古蔺县| 古交市| 宜良县| 沅江市| 固始县| 麦盖提县| 新田县| 山丹县| 麦盖提县| 于都县| 政和县| 海兴县| 巴林右旗| 双鸭山市| 明溪县| 宁城县| 常德市| 长寿区| 田林县| 佳木斯市| 大丰市| 民和| 河北区| 泰兴市| 定兴县| 临朐县| 湟源县| 临湘市| 蓬莱市| http://www.igezgy.cn 民县| 健康| 瓮安县| 虎林市| 兰州市| 苍南县| 镇巴县| 甘德县| 垦利县| 阳原县| 琼海市| 全州县| 沂源县| 左贡县| 焉耆| 平顺县| 肃南| 石楼县| 包头市| 乌什县| 海兴县| 锡林郭勒盟| 香河县| 海兴县| 武义县| 宜春市| 伊通| 德兴市| 溆浦县| http://fiihtL.cn 筠连县| 清原| 桓台县| 中宁县| 鹤峰县| 新平| 武强县| 咸阳市| 宿迁市| 中山市| 嘉兴市| 比如县| 阜新| 平阴县| 临海市| 图木舒克市| 苍山县| 甘泉县| 格尔木市| 女性| 武城县| 延长县| 闵行区| 大宁县| 綦江县| 太保市| 许昌县| 云和县| 赣州市| http://ujmkgr.cn 姚安县| 洪雅县| 广元市| 固始县| 新营市| 朝阳市| 平遥县| 会泽县| 富宁县| 清流县| 南溪县| 虎林市| 桃源县| 英吉沙县| 行唐县| 同心县| 福贡县| 济宁市| 济宁市| 偏关县| 明溪县| 安义县| 沂南县| 丰宁| 崇义县| 涿州市| 丹东市| 太康县| http://rjoadx.cn 克拉玛依市| 涟源市| 兴国县| 琼结县| 克拉玛依市| 湖南省| 永康市| 苍南县| 无为县| 托克托县| 铜川市| 高唐县| 湘潭市| 扶沟县| 阿坝县| 舒兰市| 肥乡县|